黛山蓝浅

岁月深海,
锈胄有花盛开。



|科拟|四欠|全职|
大概是假的脑洞炸裂文组成员吧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以前去厦门的时候赶上台风刚过,店家给我们推荐了一种据说只有台风后才会出现的贝类(还不是海虫类),竹节型的,长得像蛏子。
死都想不起叫什么名字了,绝望。

umm非常写实了……喊出来好爽!(被打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末日。

 
天亮了。晨时微弱的光亮辐射云层,显出一瞬锭蓝。曙光摇摇欲坠,最喜欢在四五点钟叽叽喳喳烦个不停的鸟雀们终于哑口无言,原来你们也有今天,狮子靠在窗边上幸灾乐祸地想。

只有在清晨和傍晚,人之目力尚且可窥地球旋转。晨线走位稳妥,可惜天公顽皮风云涌变,以至于此时狮子看来颜色乱七八糟确实风骚。狮子习惯晚睡晚起,起床气还十分嚣张,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可以偶尔失眠,偶尔乖巧作息规律,偶尔早早醒来瞪着眼睛发呆。

他睡不着了,纵使知道安逸的睡眠马上会变得极为重要且奢侈。不知道多少人正像他一样中途醒来仰望天光,剩下的强迫自己陷入恐怕不甚美好的梦境,再有不过惴惴枯坐一整个黑夜。

多年负隅顽抗仍不可避免...

【科拟】不正经日常

我流科拟的一点日常趣事。

1.文科闺蜜组(语文、历史、政治)曾经在新政时期相约一起去剪头发,结果最后史政剪完头发现他们被语文鸽了。

2.化学本着严谨科学的态度成为了一个成功的菜谱党,但是众口难调(数学生物:我们是被迫的),于是常常和营养学学(fa)术(sheng)讨(zheng)论(zhi)。

3.生物喜欢裙子,地理从不穿裙子,因此生物拒绝与地理同时使用一个衣柜。

地理:我好委屈。

4.理科组氛围: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文科组氛围:“Do you want to have a cup of tea?”
“大红袍,谢谢。”

5.数学听说历史帮忙找东西一流,弄丢了一组数据的他便欢欢喜...

简单粗暴地填科拟问卷

西瓜的三十题ww没填完,选了一些自设里比较清晰了的部分,其他世界观还有待完全。


1.首先,你的世界观里科目们是被人类怎样对待,如何认知的,有特例吗?


人类认知并了解科目的存在,学科在高校任教或专业科研机构进行研究和工作。学科与人类在日常生活、工作上无明显差异,在专业领域是权威的存在。


2.除了长生以外,他们还有别的能力吗?


有学科优势,比如地理方向感好,生物天然吸引而且容易饲养各种动植物,化学擅长做饭……之类的。...


【生地】《迷宫》

给《逐日者》的Guest,非常草率///
感谢西瓜拯救了差点从墙头跌落的我(x



迷宫

文/黛蓝

cp:生地

旅途漫长枯燥难熬,这是事实,但作为地理夜半十分登上夹板感受冰冷海风的理由又难免显得牵强。西伯利亚凝聚的风团裹着无人之地的肃杀强硬向南推移,而她如今正一搭拜此所托的比热容差(1)之便航行在红色的海洋(2)。

这个名字有些久远又确实荒诞,地理忍不住想。咸涩冰凉的海风在削过她脸颊的一瞬间化为缠绵的水汽,温柔又傲慢,吹的人一不留神就将情感与理智、踟蹰与决绝混做一团。

她突然觉得孤独。

这种情绪不一定负面,但在地理的身上着实显得矛盾又多余。一半山高水远亘古...

终于出啦!真的走过路过决不能错过了ww

756563172:

学科拟人中心合志《逐日者》开售啦!【请看宣图2p】

【请首页各位旁友转发推荐,最后有抽奖活动哦!TUT】

“夸父逐日,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山海经》

刊名:逐日者

形式:多图主文本

内容:学科拟人中心

分级:部分章目NC17

字数:正文120千

特典:文理徽章各一

价格:59 RMB

预售时间:7.29——8.28

预售链接:❤❤❤

 

主催:西瓜【乐乎ID:756563172 原ID: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

文阵:西瓜 桃也【乐乎...

28病区。
强行喻黄。

【文评】《向死而生》

很久没写文评了一动笔结果收不住,没有逻辑胡言乱语还请不要嫌弃呀/w\

最重要的是,太太给勾搭嘛?! @半堆糖

向死而生

文/黛蓝

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从生命存在的最初开始,一直爱到灵魂尽头。
                             ——评半堆糖《岁月神偷》

如果时间是小偷的话——这真是个有趣...

【鬼使黑白】《晨光》

《晨光》
文/黛蓝

小白对于小黑而言,大概就是像晨光那样希望而救赎的存在吧。

这是黑羽和月白离开家的第五天。

所谓的“家” 不过是一个习惯意义上的称呼,与任何温暖安适都毫无干系。他们被男人和女人虐待,再留下去,降临就会是变卖或者死亡。

月白想离开。

于是黑羽挑了一个万籁皆寂的夜晚,拉着月白冰凉的手逃离了充满噩梦的村子。

这一走就不会再回去,为了防止被抓回去,黑羽特地挑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偏路往山中走去。

一切都比想象中的顺利,他们沿着溪流向山上走了仅一天,就发现了一座陈旧的茅屋。屋子无人打理已有些破败,或许曾经是看山人或捕猎者短暂居住过的,但对于兄弟二人已是莫大幸运。

他们便暂...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