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一直想做后妈的一只亲妈。
这里黛。

|爬墙爱好者|脑洞深似海|全职|拟人|四欠 |

是个官配党却拥有一颗冷cp的心。

骨科爱好者。

没有cp洁癖咯。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鬼使黑白】《晨光》

《晨光》
文/黛蓝

小白对于小黑而言,大概就是像晨光那样希望而救赎的存在吧。

这是黑羽和月白离开家的第五天。

所谓的“家” 不过是一个习惯意义上的称呼,与任何温暖安适都毫无干系。他们被男人和女人虐待,再留下去,降临就会是变卖或者死亡。

月白想离开。

于是黑羽挑了一个万籁皆寂的夜晚,拉着月白冰凉的手逃离了充满噩梦的村子。

这一走就不会再回去,为了防止被抓回去,黑羽特地挑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偏路往山中走去。

一切都比想象中的顺利,他们沿着溪流向山上走了仅一天,就发现了一座陈旧的茅屋。屋子无人打理已有些破败,或许曾经是看山人或捕猎者短暂居住过的,但对于兄弟二人已是莫大幸运。

他们便暂...

没忍住给小白喂到了30级
啊,黑白同框真美好(๑´ㅂ`๑)

【鬼使黑白】《补偿》

一块黑白肉/恋人设定/艹哭那个高冷白!!(x)

鬼使白在斗技场上击伤了鬼使黑。

对面的魍魉凤凰火跳起来砸了他们一个晕头转向,鬼使白早早意识到了这次的力量悬殊,内心毫无波动,索性任由对方进攻。

只是他未曾想到,清醒过来时面前是身上淌着血半跪在镰刀旁的鬼使黑。鬼使黑正艰难地望着自己,而自己的动作则是刚刚出招的样子。

混乱。

鬼使白因为“混乱”击伤己方鬼使黑。

鬼使黑目光带笑地注视着跪坐在一旁正小心翼翼给自己上药的鬼使白。他们俩本就是妖怪之身,战斗负伤更是稀松平常,这回鬼使黑却极其委屈,非要拉着鬼使白给他上药。

鬼使白手里捏着棉花球,心里也有些忐忑。他不是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缠着自己的原...

喜欢你如季风
时而温暖如潮
时而凌冽汹涌
我似迁徙的候鸟
乘九万里长风
飞过思念你的寒潭和
梦见你的稻田
玫瑰图百折千回
四季轮转  日影昃斜
一如你一颦一笑
是雪线上高岭之花
未散不息
我心原上锋面久雨才始于你漂流而去时西风的歌吟

夹带私货( ‘-ωก̀ )

结果真的碰到我写的那样的事了……
狠心后妈拆cp【晴明式冷漠.jpg】(x)

然而我不按套路出牌先怼死了萤草(。

【阴阳师同人】《最初的最终》

cp:首无x萤草

BE/第一人称/战争/一方死亡/双向暗恋

依旧冷cp,自割腿肉攒RP

高虐点梗……香菇蓝瘦qwq

吃我安利!

《最初的最终》

文/黛蓝


***
我乖巧可爱的萤草,我勇敢努力的萤草,我最亲爱的萤草。

别哭,别哭。



***

我提着头在没有尽头的路上的走着,一直引以为傲的方向感头一回显得如此一无是处。

我还记得自己曾经也为了信仰和荣耀而疾速奔跑,不过世事难料,一切似乎并不如我简单希望的那般。

所以,所以我才在这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那时我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我还有机会重新站在战场上,即使脚下不再是曾经的尘土黄沙,自己也不再是一名小...

开学摸段子。我去了,记得给我烧西装八的皂片。



我冗长晦暗的梦境里总是充满了血腥恐怖的杀戮。那年的东北,林子里的每片叶子上都沾满了张家人的血。我惶恐惊慌,怯懦无助。

我恍惚间想起了伴随我童年的是无以计数的死亡。张家古楼,主旁之争,内斗无数。每一个能活着长大的张家人都沾满一手一脸一灵魂的鲜血。敌人的,族人的,自己的。他们拿着冰冷的刀,火热的枪,剥夺生命如同碾碎蝼蚁般简单。那之后我的坚强冷漠百无禁忌,皆为掩盖心中此间楼宇。

明镜恍惚刺眼,心底深处的恐惧与回忆翻滚汹涌而来。
我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我发现自己陷入困境仍如当年。

于是他出现了。

他目光温和声音柔润,身形体态皆不同于我所记忆。我想...

【局路】《一个人的车站》

cp:局路
文/黛蓝

*本故事时间线约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
从前车马书信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许多年之后,当路人在电车站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局长的清晨,他仍会怅然而又释怀般地叹息,叹息命运蹊跷,叹息光阴温和。他说他能告诉你一个关于年少轻狂的故事,在彼时年少。他的声音温润和煦如过境南风,神态庄严温柔。仿佛他正倚靠着的并不是一座停用许久的废旧站台,而是一位熟悉的老友,一位亲密的爱人。

路人家离镇子约四十五公里,村子里没几个人,更不用说年轻的小伙姑娘们,全都早早钻进城里不肯再回来,而迟暮的白发老人则是坐在门前眯起眼睛逗窝在阳光下的猫咪。...

😂😂😂😂😂😂

我到这一刻我才真的相信老九门和盗墓笔记季播剧的造型师是同一批人。

在年轻的张大佛爷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他亲戚 刘海张 的影子。(x)

霍家的女人总是可怜又凄惨。

求而不得的爱情,身不由己的命运,纵使拥有权利身段、魅力容颜,却没有人来真正相信和爱护她们。

霍锦惜对二月红,霍仙姑对吴老狗,霍秀秀对解雨臣。

「我一生说尽谎言无数,唯一带有一点点真心的,到头来却无人愿意信我。」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