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生地】《迷宫》

给《逐日者》的Guest,非常草率///
感谢西瓜拯救了差点从墙头跌落的我(x




 


迷宫

文/黛蓝

cp:生地



 
旅途漫长枯燥难熬,这是事实,但作为地理夜半十分登上夹板感受冰冷海风的理由又难免显得牵强。西伯利亚凝聚的风团裹着无人之地的肃杀强硬向南推移,而她如今正一搭拜此所托的比热容差(1)之便航行在红色的海洋(2)。

这个名字有些久远又确实荒诞,地理忍不住想。咸涩冰凉的海风在削过她脸颊的一瞬间化为缠绵的水汽,温柔又傲慢,吹的人一不留神就将情感与理智、踟蹰与决绝混做一团。

她突然觉得孤独。

这种情绪不一定负面,但在地理的身上着实显得矛盾又多余。一半山高水远亘古长河,亿万年造一块黑煤的自然地理毋须要对这毫厘分秒扼腕出多余的情绪,而另一半聚落而生喧嚣繁复的人文地理又对这远离群居的艰苦卓绝报以理解和同情。地理在黝黑的深夜里放任自己无所事事,暂时坠入内心的盘曲纠缠,加之于环境渲染,初上夹板的缘由显得更为模糊不清。

天上的几何图形(3)会落进波涛汹涌的海里洗涤一遍再锃亮云端,地理抓着夹板边缘的栏杆向海里望去,目力所及皆是浓稠的海水,似蓝而非。远海的颜色不再像浅大陆架边缘海的清浅柔和,不能见到海面磷磷发光蜉蝣生物,但很容易想象海水底下被幽蓝包裹住的柔软水母,莹莹亮出半抹微光。

海洋拥抱万千生灵孕育出无限碧波浩瀚,自成一派循环体系,宛若一块时间流动的巨大蓝色琥珀。


生物没有想到这次会有这种意外收获,她几乎瞬间就忘记了恶劣的环境和沿途的劳顿,如获至宝般捧住这颗金黄色的琥珀:形状圆润,内纹线条形状光滑自然,最难能可贵的是那是一枚包裹了完整只展翅蝶的虫珀。

“其实合情合理,但我也是偶然遇见就顺便带回来,我想你应该是需要的。”

生物和地理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科考线路,不过方便起见两对人马同出同回,多多少少在雨林里有线路交叉的地方。生物参与了整条路线的规划,并且凭借学科优势和超强的方向感始终半游离于生物组的大部队之外,终于在一个气压骤降的午后撞见了地理组员们。


“东西是好东西,但情况其实不妙。”生物舔了舔嘴唇,“你们偏离既定路线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是,”地理抹开被汗水沾湿的前额碎发,毫不避讳的表示,“我们现在应该走在靠近山区的边缘,山中大概有浅表磁矿岩,指南针已经失灵。”

“最糟糕的是,很快就要下暴雨了。”

雨林午后的对流雨来势汹汹,一大帮人在未知驻扎营地具体位置和距离的情况下杵在风云突变的乔木丛中,一时无语。地理看了一眼生物,波澜不惊地问到:“你过来的地方坡度大吗?”

“还算平缓,啊,好像还有个山洞。”


直到大家伙儿斜上山坡蹲进那个读作“山洞”实为凹坡的低地里,豆点雨珠如注坠落,泥泞土地,濡湿绿叶和衣襟。

地理一言不发,凝视着一片阔叶下不断涟漪的微小水坑,内心一片超凡脱俗的平静。她不想开口也用不着回头,竟可以感受到生物若有若无略带笑意的目光。

地理最终还是转过身去。


“在某种情况下,命运这东西类似不断改变前进方向的局部沙尘暴。(4)”生物突然说话,然后带着一点喜闻乐见的意味观赏地理的面部表情发生微妙变化。这种一言难尽的细微变化总能被很好地掩藏在淡漠的五官里,再偏一偏视角,几乎无法察觉。生物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发现了她的这种特点,大概微观的表象和实质的内里都难逃其好奇目光,而且着实有趣得很,像一杯摇晃过度的新加坡司令(5),在苏比杯(6)壁沁出一层薄而细的气泡。

不过即便如此这个家伙若是去了酒吧也会一进门就傻乎乎地被灌长岛冰茶吧?生物抿了抿嘴角,正要移开戏谑目光,却不想地理丢开了手里攥着的一截树枝突然回话:“那可希望命运不要像肠子一样曲折迷失才好。(8)”

居然听出了一点反击意味。生物几乎以为自己蹲在这潮闷狭小的地方憋出了癔症,无聊至极时的脑补过度的确罪过。



驶过“入”字脊,驶过冲击锥(9),驶过漫长更迭风化沉积岁月,那人的一颦一笑如溯源侵蚀又如冰山销移处处常常撩拨心岩,倘若拨开筋骨血肉,内里想必要碎成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的海岸线。地理偶尔会想起那截绿色的柔软头发,在静谧的夜晚或者无人的角落。

那场科考地理其实找到了两枚琥珀,除去赠予生物的那颗虫珀,还有一粒小些的,裹着一截无名小草的细叶。地理喜欢把它带在身边,握在手心的触感蓬勃如软流层的炽热岩浆。

是巧合又是必然,是蝴蝶振翅欲飞瞬间的生命终结,躯体化为不朽,纵使心有不甘仍被报以探究目光。待到累加千百万个自公转时间差,闰年荒芜(10),尺缩钟慢,或许它仍身处于起飞那刻,不过困入了永无止境的树脂宫殿,做着没有结尾的南柯之梦。地理蓦然感同身受,那些细声耳语若即若离化为两级柔韧丝线,在不存在的赤道面上将其排列捕捉。生物用神秘的温柔织就营养丰富的空间枷锁,被迫分离她的理智情感,让她困于秘境,前前后后难解其究理。

走上夹板之前地理为了翻看地图打开背包,于是难以避免地接触了自夹层滚落的维C药瓶。这大概是事件伊始。

尽管作为学科的她根本不必担心这类航海病,她也没有装带维C的习惯,地理还是知道了一切。


她面对海风,清晰忆起地图上用红笔反复圈点的目的地——克里特岛米诺斯(11),始觉自己不过是甘之如饴。

不过是甘之如饴驶于名为“生物”的迷宫里。


 
 

——END——

 

 
注释:

(1)季风的形成原因:海陆热力性质差异。
(2)印度洋在古代称为“厄立特里亚海”,最早见于古希腊地理学家希罗多德(前484-前425年)所著《历史》一书及其编绘的世界地图中。“厄里特里亚”(ERYTHREA)希腊文原意为红色,全名意为红海。
(3)冬季大三角。由大犬座的天狼星、小犬座的南河三及猎户座的参宿四所形成的三角形。这三颗星所形成的三角形位于天球的赤道上,所以世界各地都能看见。
(4)出自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5)新加坡司令,一种改良琴汤尼鸡尾酒酒,口感酸甜。
(6)苏比杯,一种正式场合使用的鸡尾酒杯。
(7)长岛冰茶,一类调和鸡尾酒的通称,起源于冰岛。一说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禁酒令期间,酒保将烈酒与可乐混成一杯看似茶的饮品。 调和此酒时所使用的酒基本上都是40°以上的烈酒。虽然取名“冰茶”,但口味辛辣,即使是冰茶的酒精度,也比“无敌鸡尾酒”要强。尝试饮用此酒后,再去饮用用酒精度稍弱的酒调和的相同配比的鸡尾酒,就不害怕酒精鸡尾酒了。据说被放在酒吧酒水单前列【滑稽】。
(8)据史料记载,迷宫最初是由美索不达米亚人,用动物的肠子——极有可能是人类的肠子,做占卜时想到的,因为他们觉得肠子的形状很有趣,像迷宫一样,于是人类第一个,而不是世界第一个,是人类的,第一个迷宫诞生了,在我们的肠子里。
    所以,迷宫的基本形状就是肠子,即迷宫的原理在于你自身内部,且同你外部的迷宫性相呼应。
(9)印度洋底展布着突出的“入”字型大洋中脊,特殊的东经90°海岭,巨大的水下冲积锥等,构成印度洋复杂的海底地貌景色。
(10)闰年每4年一次,共1461天(365*3+366=1461),而标准的一年(地球绕太阳一周,精确到秒)约是365天6小时9分10秒,4年就是1461天36分38秒,故每四百年减少一个闰年,年号能被400整除的不设闰年,用以抵消这多出的这36分38秒。
(11)坐落于希腊克里特岛的米诺斯迷宫是由雅典的著名建筑师代达罗斯负责设计修建,这座迷宫结构极度复杂,独具匠心,有许多出入口,径道错综曲折。在现代英语中Labyrinth这个词不仅批崎岖回环的建筑物,而且还批事情的错综复杂等。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