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伞橙】桂花蒸

 
『在农历八月会出现几天异乎寻常的闷热天气,这种天气通常出现于南方。“桂花蒸”是南方方言,大约是表示老天爷在蒸桂花,所以蒸得人间这样闷热。』

 
“好闷啊……这个返潮也太厉害了吧,跟黄梅天一样。”

苏沐橙在床上打了滚,憋不住还是坐起来,蹙着眉头拉扯睡裙圆圆的衣领子。九月末的天气难以预测,H市一日可过出四季的味道,原本已经凉下去的气温骤然回升,带着几近饱和的水汽卷土重来。

她原本想趁周末偷一会儿懒,不等到苏沐秋来掀她被子誓不起床,一腔豪气能与床铺同生共死。没想到被热醒,怎么都躺不住,只好嘀嘀咕咕爬起来认命般去接受潮湿闷热的一天。

瓷砖壁上沁出水珠,连木门上都潮乎乎的一层。苏沐橙潦草地洗漱,心思飞到天外去,满嘴泡沫地肖想中秋的月饼,冬至的荞麦面,甚至是年里的黑芝麻汤圆。

苏沐秋坐在客厅里打游戏,戴着耳机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苏沐橙百无聊赖,上去勒住他脖子打搅他打副本,胡言乱语把整个人都挂在椅背上。

“‘秋老虎’!是不是你,‘秋老虎’!我都要被热死啦!”

苏沐秋怕她跌下去,只好松手去扶,苏沐橙装模作样要掐他脖子,他就十分配合地闭眼吐舌头。闹了一会儿,电子屏幕上的小人被Boss啃得仰面朝天,苏沐橙才眨眨眼表示暂时和停。苏沐秋对她完全没脾气,佯怒捏了捏她白粉团似的小脸,这时候的沐橙又格外乖巧,简直和刚才死缠烂打的小恶魔不似一人。

“橙橙中午想吃什么啊?”苏沐秋见玩不成索性退了游戏安心伺候大小姐,大小姐闻言却瘪瘪嘴窝进沙发里,把长发在指尖绕成一团。

吃什么,这真是一个千古永传的人生难题。

苏沐橙卷着头发尖儿,缩成一团企图逃避现实。苏沐秋笑眯眯走过去摁她的脑袋,仿佛大仇得报般摁得苏沐橙脑袋一点一点,又在对方反扑之前适时收手,方寸拿捏精准无兄妹不有。

“没胃口啊,这个天气太难受了饭啊不想吃了。”苏沐橙翻了个白眼,翻的不太好,做鬼脸之类的事她总不得要领。苏沐秋被她逗笑,捏捏她肩膀信誓旦旦要给她个惊喜。

苏沐橙一个人窝了一会儿,发觉苏沐秋已经钻进了厨房里。窗户外面飘进来桂花的香气,很远,很新,很淡。她又发困,不知是季节交替还是被清香勾出来懒病。

于是当苏沐秋切好地瓜和山药,把它们同淘好的米一起丢进砂锅煮的时候,客厅里的苏沐橙已经打起了瞌睡。苏沐秋悄悄溜下楼,摇了捧金桂花小跑上来。

将摇落的桂花洗净,仔细剪去淡绿色花蒂,而后入水焯熟。这是门细致活,苏沐秋一个大小伙子做起来却不带厌烦,他也喜欢桂花,是远嗅清雅近闻馥郁,捻起来都指尖留香。

处理过的花撒进砂锅再小煮片刻,时间不可太长,米汤上下有味为佳。拿勺舀进对花儿陶瓷小碗里,在加些许白糖拌匀,是沐橙喜欢的口味。

苏沐橙小睡颇浅,闻香便悠悠转醒,恰逢苏沐秋端碗而出,她立马搬好小桌小椅,搓搓手面朝秋风。

“不是没胃口吗?烧了点清淡的,等会儿饿了再吃。”苏沐秋坐下来把碗向妹妹推了推。

一碗地瓜山药桂花粥,地瓜食饱,山药养颜,桂花提香,白米绵厚,在这个季节尤为讨喜,确是不辜负老天爷开蒸笼。

苏沐橙放下勺,看碗里的桂花打着旋儿漂浮。她想起了过去,那时孤儿院门前的两株老桂花树和总偷偷多给她们舀一点桂花蜜的吴姨。她喜甜,酿桂花滴一点拿来泡水都开心的不得了。

苏沐橙鼻头微酸,她拿余光去瞟苏沐秋,只见苏沐秋喝了一口粥也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便就着小板凳挪过去,把头搁在他肩膀上。

“哥哥。”

苏沐秋轻轻叹了口气,也放下碗,用脸颊温柔地蹭着妹妹的发旋,听她闷在颈窝里小声念叨。

“又怎么了啊,我的小公主?”

“没什么。”苏沐橙闭着眼睛砸吧砸吧嘴,“就是好甜。”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