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夜日】遇见

曾发到过贴吧上的旧文,花了两个小时修了一下。蛮喜欢的婚礼梗,原谅我没法表述的感人又美好我自己去撞墙TUT

惯例催婚XD

 

祝阅读愉快ww

 

 

《遇见》



文/黛
cp:夜斗X 一歧日和


>>>
Yesterday, I met my love.


>>>

    你能解释什么叫做望眼欲穿吗?不,不需要去翻词典或者语文书,因为那位并不怎么有名的祸津神正站在那位很有名的天神华丽的神社前头表演什么叫“望眼欲穿”。

 

     3月的丝缕微风拂过赤红色的鸟居,将注连绳上的“之”字纸带吹得沙沙作响。夜斗瞪着他那双幽蓝的眼睛,像一只得不到鱼干却又执着不已的猫咪,蹲坐在神社前边,面朝神殿,目光炯炯。

 


     这种看上去微妙又有些违和的状态已经僵持了三小时零二十一分钟了。伴音,啊不对,应该是真喻小姐从一旁的一棵梅花树下走过,默默的望了执着的夜斗一眼。她想了想,如果一定说要有夜斗神有什么「品质」的话……大概,也就是「十分执着」了吧。比如如何死缠烂打的获得了高天原的神籍,如何死缠烂打的要雪音帮他打工,再比如——


    雕刻着精致纹样的木门吱的一声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天神看见仍然瞪着一双眼睛等候在神社前的夜斗惊得顿了顿——这小子还真是有毅力啊。他抽了抽嘴角,像是妥协一样叹了口气
   “好吧我答应你。”

     听见这句话的夜斗如同解除了什么咒语一般冲进神殿中,把手里的卡片胡乱塞给天神。当他再一次走出神社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又变得无比亲切而美好。

      啊,春樱就要开了。


>>> 

      祸津神夜斗要与人类一歧日和小姐结婚了。

      这条消息已经陆陆续续传遍了高天原的每一位神明和他们的神器。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配送神明」小广告突然间少了很多——虽然说,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之一。


      一位祸津神竟然拥有一把祝器,现在还将迎娶一位年轻貌美的人类妻子,想想也真算是人生赢家了。

 
      不过你以为人生赢家是那么好达成的吗?



    “我说啊,在高天原的这场婚礼就应该弄得气气派派的,毕竟我这漫长的人生里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啊——所以干嘛要叫天神那个老头来当证婚人,还要叫上痴女那一大家子……”


    “砰。”

 

       坐在桌子对面的一歧日和一掌拍在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夜斗神面前的桌子上,就着夜斗这一愣神的功夫认真又严肃的站起来。

 

    “夜斗,你总该帮雪音做点儿什么吧。”


      所以说起来的话这场神明夜斗与人类一歧日和在高天原的婚礼还是神器雪音一手操办的。

 

      想到这点,夜斗的耳边仿佛又回响着自家神器说的:“你还能指望夜斗那个废柴做什么”的话,一时间感觉像有无数个黑色利刃的回旋镖从不知哪里飞出来再扎到自己身上。


      心塞。


      夜斗弓下身子捂着胸口。一歧日和叹了口气,把两封精致的请帖推到他面前:
    “毗沙门小姐和天神大人,你自己选一个。”


      夜斗眼泪汪汪的把围在脖子上的口水巾咬在嘴里,在向自己的未婚妻投递了数十个可怜巴巴的眼神均被驳回无果之后,犹豫了许久还是不情不愿地把右手颤抖着伸向了写着天神名字的那一封请帖。

    “呐,说好了哦,一定要亲手交给天神大人并且交代好事项。不然的话,”
      一歧日和突然停顿了一下,直视着夜斗蓝汪汪的眸子,

    “你就别回家了。”


      完了把后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全搭进去了。

 

 

 

>>> 

     不开心。

     夜斗百无聊赖的靠在新郎化妆室的门边上,看匆匆忙忙的各位神明在自己面前穿梭。


     应该说高天原、人界、黄泉……总之全世界的每一位新郎在自己大婚的那天竟如此无所事事、焦灼寡欢的,大概也就只有夜斗了。尽管他郁郁不乐的原因只是今天一大早日和就以“梳妆打扮”这一冠冕堂皇的理由被蓝巴等人带走,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居然不让我看老婆!


      夜斗愤愤地跳起来,却又想到自己该保持一个男主角的光环形象而又故作矜持地向一旁同他打招呼的宾客们回以礼节性的微笑。


      他看到兆麻同毗沙门天一起走进来,签名处的雪音很热情的向他们招了招手,小福激动地向门口的毗沙门跑过去,却又不小心被地毯绊倒,手里的果汁全洒向了毗沙门染着樱花瓣的振袖和服上,留下手忙脚乱的兆麻和几乎想把她丢出场馆的大黑乱作一团。惠比寿穿着正装与福禄寿似乎很高兴的交谈着什么,梅雨和真喻坐在一边讨论春季毛线的编制技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囷巴也端着酒杯凑在那里……


      夜斗没由来地想笑。即使自己那么多年来一直都做着没什么名气的小小神明,但是如今看来,那么多的时光,仍然有人一直陪伴,也有人愿意在今后的日子里不离不弃。其实愿望也微薄也简单,只是一间手工的小神社,一句承诺,一份守护,便可以在心底里填上满满的幸福。自己也许是孤单的太久了,以至于在幸福呼啸而至的时候诚惶诚恐。故事里说的果然没错,在生命的长河里跋涉了那么久,最终也还是遇见了幸福。


     对面有一个小房间,一歧日和应该就坐在那里面。夜斗满怀期待地想像着她美丽的模样,然后仿佛心满意足一般转身向内厅走去。





>>> 

     穿着隆重的证婚人天神走到台上,从一旁的桌子上展开一卷长长的神喻。夜斗穿着色打褂,束着头发站在正对着门的长道上。他想起自己上次穿和服还是近百年前的事——那时候他还没遇见雪音,更没遇见日和。彼时他的生活里还只有血光和杀戮,在那段焦虑迷惘、荒乱晦暗的岁月里它还仅仅只是一位祸津神,还没学会感恩与温柔。也许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即使穿那条破旧的运动服也不愿意穿和服的原因,就是因为会想起那些不怎么美好的回忆。不过,今天的这一刻,夜斗坚信它足以抹去之前全部的阴影。

 
     在这样的时刻,夜斗蓦得想起他因为一只猫而遇见此生中最重要的爱人,想起自己与日和在怎样窘迫的情况下遇见雪音,想起从那之后开始的,自己从未有过的,与他们共同度过的幸福而充实的日子。

    即使那个用来攒钱的酒瓶从来没满过;出门还是会在算命的小摊上驻足不前;依旧天真的相信那些活蹦乱跳的卡比帕才不会是长相猥琐的大叔们假扮的;还是会义愤填膺地多管闲事……

 

      但是自己总算还是过上了真正想要过的生活,总算在向一个能给人们带去幸福的神明的方向不懈努力。

 

      终于离开的自己所厌恶的仇恨,变成了曾经自己所羡慕奢求的、快乐又幸福的样子。

 

 

 

 

 

       身边突然安静下来,是天神那冗长的神喻读完了吗?夜斗回过神,等他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大厅那华丽繁复、庄严深重的木门时,门被缓缓拉开了。


     他看见一袭纯洁无瑕的白衣从深沉的木色缝隙后透出来:一歧日和穿着端庄典雅的白无垢,精致梳理过的墨黑色头发如瀑布一般垂落,丹青的眉,朱红的唇。安静美丽地立在门后的一歧日和随着木门慢慢被推开而落尽全场人艳羡的目光里。


       垂眸的她将视线缓缓上移,直至注视着对面那双湛蓝的眼瞳。一歧日和的嘴角含了笑,她抬步一点点向心爱之人走去。
   一步,两步。

      大概真的是被神明眷顾。一歧日和觉得自己上辈子定是拯救了全世界,才能遇见这样的一位神明,换得这位神明一生的爱。
      三步,四步。

     夜斗仿佛看到有一束红色的缘正随着一歧日和的步伐一点点收紧,将他们两个人紧紧缠绕,再锋利的刀刃也无法将之斩断分离。
     遇见你真是用尽了我几百年里全部的运气。

     五步。

      一歧日和走到了夜斗身侧,夜斗转过身,牵起她细腻的手一齐并肩向神台上的天神走去。



      走过这一路,一歧日和就将正式成为祸津神夜斗的妻子,这一份羁绊将贯穿今后的所有时光直到岁月尽头。


      天神笑着将一枚五元的铜币放进夜斗和日和的手中,相合的掌心紧握着那枚微凉的硬币。
      

     夜斗忽然凑到一歧日和的耳边,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温柔的语气向她许诺:


   “一歧日和,汝为有缘人。”


>>>
   那天,我遇见了我这一生最爱的人。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