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safe and sound 》


#背景是去往苏黎世的飞机上
#黄少天中心
#渣,渣,真渣!
#pad戳的手痛quq
#戳完刚好60分钟我才不是强迫症!
@喻黄深夜60分

《safe and sound 》

文/黛

cp:喻黄




黄少天垂眼看着小格的机舱窗,飞在三万英尺之上的平流层,云是成堆垒起来的棉花糖。夕阳不遗余力的撒下暮时光辉,云翳层层叠叠分割出块块原本不甚明显的阴影,好像未拉抻过的蚕丝棉花。光华金灿灿,给白昼送去一日末尾的温柔祥和。




耳机里的高空广播台缓缓播放地球另一端国度的歌谣,节奏舒缓轻柔,大概是田园里少年送给心上人的词与曲罢。黄少天偷偷地瞥坐在身边的喻文州,自家队长俊朗分明的脸庞被昏黄的日光映得格外柔和。日暮时分的云团耀眼不再,紧紧拥抱住残光,把轮廓藏到逐渐漫上的夜色里。




机舱里晚餐过后就安静的过分,大家甚至连灯都关灭了,在昏暗却又不至于漆黑的机舱里享受安然的日落。喻文州闭上了眼,这倒让黄少天开始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起来:队长的刘海有点长了……额,那应该不能算是刘海——那就“额前的碎发”好了,垂下来的时候会遮住眼睛。队长的眉毛算是剑眉么?上次在漫画公式书上看到过差不多的好像就是叫这个名来着,不过没队长的好看!队长的睫毛好长啊,投在下眼睑的光影如同做工精美的竹扇。然后是挺拔的鼻梁,细密的唇线……





黄少天对着自己最熟悉的恋人看的出神,耳畔回响不知名的曲调,大概是长时间的航行,抑或是白天的喧闹,不知不觉夜色袭来时自己的眼皮不住相合。他抿了抿嘴,努力把头抵在椅背上。








临睡着时候思绪总是胡乱飘近来又飘远。







【Just close your eyes
  只需闭上你的眼睛】


啊啊啊魏队长我才不高兴和那个吊车尾去对练呢他手速简直逆天的慢怎么可能赢过我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







【the sun is going down
  太阳已西沉】

从今以后喻文州你就是我的队长啦,是蓝雨的队长啦!








【You’ll be alright
  你会没事的】

本剑圣可不是话痨啊我这叫战术,战术你懂不懂啊战术,文字泡也是一种作战方式你行么啊?队长可从来没嫌弃过我啊知道么?敢说队长是手残?你配吗你有种来pkpkpkpkpkpk!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如今没有人能伤害你了】

我是夜雨声烦,守护索克萨尔。







【Come morning light
  当明日晨光初现】


你背影里成长的蓝雨,你胸膛里拼搏的蓝雨,你眼眸里团结的蓝雨,你手心里夺冠的蓝雨。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我们都将安然无恙】

我们还将拥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队长……队长啊……”




喻文州睁开阖上的眼,就感觉身侧一团黄毛凑了过来稳稳倒在他的肩上。就一个闭目养神的片刻,闹腾了一天的黄少天已经垂头睡了过去。他的嘴角弯出一抹除他自己以外几乎不可察觉到弧度,眉眼之间瞬时浸满了温柔。




黄少天只觉得有一个温热的东西在他的眉心一点而过,他舒服的挪了挪头,心安理得地靠在自家队长的肩膀上。





喻文州没有叫醒他,只放任黄少天把脑袋搁在他的右肩。高空的夜澄澈又静美,恍然间有一种满足感在心底里滋生开来——





“睡吧。”






仿佛自己肩膀上的不是蓝雨副队黄少天,而是一整个未来。



蓝雨的未来,和我的未来。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