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良辰美景奈何天

码完才发现看错了一天时间orz昨天的喻黄深夜60分主题,占tag抱歉。



*老年梗,一方死亡
*有ooc
*虐注意⚠



良辰美景奈何天

cp:喻黄

文/黛




喻文州在打扫书房那个大书柜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个木头箱子,箱子被藏在挺角落的地方,细细的蒙了一层灰。他顺手用抹布抹了抹,箱子很漂亮,没落锁,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放置的——久到自己几乎记不得它究竟是用来装什么。





掀开盖子的时候年久的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喻文州喘了口气抱着箱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这才看清箱子里头是一本厚厚的相册,深色的封面垫了板加了厚,即使过了许多年背纹上涌动的线条仿佛还是能点燃一腔热血——正如那明晃晃的两个鎏金大字








“荣耀”








喻文州眯起眼,用他枯老却依旧骨节分明的手抚摸过去,好像在抚摸自己的青春,自己的辉煌。








相册里的照片不出意外的都是训练营里的照片,从自己刚入蓝雨,到成为队长,还有在国家队,在苏黎世……喻文州的仔仔细细地看着每一张相片,每一张里都有一段鲜活明亮的回忆歌唱着。









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喻文州才发觉自己就那么全神贯注地坐了一下午,有饭菜的香味隐隐漂浮在空气里。他直了直发酸的背,想着看完最后一页就去煮饭,然而最后的那张相片中的景却蓦然撞入眼帘,直撞得他眼眶发酸。




相片里的人坐在G市的大沙滩上,耀眼的日光在蔚蓝的海里反射成粼粼波光,混着少年的笑容几乎能晃花了眼。




那是彼时夺冠时的蓝雨正副队,自然光搭调少年,难以忘却依稀良辰美景。喻文州感觉自己心脏突然跳得快了几分,他张了张嘴,却忽然很害怕从自己口中发出老人那含混不清的音调,害怕不负当年的清亮声线。



他很害怕,很害怕那个熟悉的名字再从口中发出时已经因为时间的流逝或是生死的阻隔而变得陌生又干涩。








“……少天。”












夕阳毫不费力地攀上窗台,把红橙色的光洒了一地。喻文州站起来走到窗边闭上眼,任凭夕阳光华稳稳地在脸庞降落,自己才好去想这温暖也可以来自晨光。








对面山头上的石碑与其共同沐浴光耀,喻文州轻轻弯起嘴角。








他想象从对面山头走来一个黄发少年,身手敏捷,步履矫捷。眼睛晶晶亮的,穿着蓝雨的衣裳向自己大力挥动双手,脸上的笑容一如晨曦般明媚。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