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随手摸的物化段子

物理洗完澡发现书房的灯仍亮着,丝毫没有要关掉的迹象。时钟的指针就要偏过正中的12,本应宁寂的深夜,通透的灯光越发扎眼。

物理推开门果然化学还埋在一堆数据中,一头柔软的金发被揉得乱糟糟的,连同背影都好像又削瘦了几分。他有些生气,更多的是心疼。啧了一声快步上前抽掉了化学手中的演算稿纸:“怎么,又想熬夜?”他瞄了眼桌面,“为什么又自己做数据?我明天帮你给数学,他敢不接就揍死他。”

化学转过脸露出一个略显疲累却依旧明朗的笑脸,伸手扯了把物理的衣角:“是我自己惹毛了他。”物理皱眉在内心又多捅了数学几刀,忍不住揉了两下化学乱蓬蓬的脑袋:“没事儿,你做了什么?”

化学推了下眼镜一幅恶作剧得逞的小孩模样,他笑嘻嘻地说:“前两天数学在那儿问有没有治螺纹恐惧症的方法,他说政治连他搅个咖啡都嫌晕,没法过日子了。我就让他带着政治来实验室说给他做个实验——你是没见到政治那表情哈哈哈我从没见过那样的政治太好玩了哈哈哈!”

“你不会……”

“对啊我给他做了个溴钟螺旋ww”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