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科拟】【Day.86】The love for you

大家好,又是我,阿黛。

大概踩上末班车的一篇速产,然而其实是一个文力mix的兄控妄图苏哥哥的产物qwq所以请谨慎食用。

物理化学和化学物理的小故事,兄妹向。


【前方高能注意】妹控物理化学上线!



物理化学——埃顿

化学物理——伊娜




《The love for you》

        文\黛


*

My love for you is as deep as the sea,as high as the sky,as wide as the universe.


*

      埃顿从实验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接到了工业打给他的电话。他把右手插进身上穿着的卡其尼大衣口袋,阔步走在通向科研院大门口的人行道上,脚底是大片大片枯黄的法国梧桐叶子在咔吱作响。秋风把他浅湖蓝的头发吹成一个卷儿,他想着三楼的仓库里的那台备用旋光仪,自己究竟什么时候能想办法从那个保管仓库的老头手里弄出来。直到工业终于从电话里说出那个关键的名字:

   “伊娜说她就要准备从亚历山大城回来了。”

 

       两个月前科研院化学物理组负责人,交叉学科化学物理从科研院失踪,物理和化学缄口不提女儿的行踪,以沉默来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组员没办法找到化学物理的哥哥物理化学,这才发现还有一个科学狂魔连自己妹妹忽然出走都不知道。

    “什么你说伊顿不见了!她跟哪个混蛋私奔了吗!?”

 

      等等等一下我们的脑洞不要跳跃的那么快好吗,诸位组员捂着心口表示自己被这群疯子折磨多年如今竟然还要负责家庭伦理青春爱情真的有点不想再干了。

 

       我们不能否认埃顿是一个脑洞清奇的人——纵使他自称这点像化学而化学死不承认,都无法湮没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脑洞归脑洞,最不过是脑内天马行空的思维跃迁,但是伊娜不一样,埃顿能从她海蓝色的漂亮眼睛里看出一丝……狡黠。就像两个月前的那次出走,前一天的晚上还在吵着要去她化学哥哥的故乡转转,第二天的傍晚就已经身在欧洲。

 

    “你都不知道我的演技有多好,唬的那群组员一愣一愣的——吃掉那颗西兰花,你以为藏到餐巾底下我就看不到了吗!”

      埃顿笑眯眯地看着伊娜咀嚼那颗绿色蔬菜,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现在都敢一个人去欧洲啦,我的小姑娘。”

 

       很少有人知道化学物理畏高这件事。可是埃顿记得,而且记得比谁都清楚。如果他愿意,只要闭上眼就可以原原本本回忆起从前那时在飞机上用力拽着自己领口的小姑娘。飞机呼啦啦地飞上天空,伊娜的手就一直紧紧攥着他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放开。

   “埃顿哥哥!我知道我们在那么高的地方,但是我们不会掉下去的对吧!”

   “三万英尺而已亲爱的,我们不会掉下去的,别怕。

 


      伊娜戳了戳埃顿的盘子,知道他虽然似如平和,但是思绪大概老早飘到几十年前那时候去了:“我现在还是会怕高的,埃顿哥哥。但我知道并不会那么容易掉下去。”

 


    “真是的,总这样就不可爱啦。”

 


       尽管这个妹妹做事风风火火丝毫不考虑前因后果,物理和化学竟然还惯着她(也许颜值高就是任性),但是无论是那么多年前攥着自己衣服不敢撒手却还能用软糯但平稳的语气说着科学原理来安慰自己的那个小姑娘伊娜,还是后来快速成长日臻美好的那个学科化学物理,再是如今能独当一面敢做敢闯的科学家,永远都不会变的是,在埃顿心中伊娜就是伊娜,比他更调皮、更任性,却也比他更冷静、更果敢,好像那年在后院里他还在思考树上结的果子是什么、甜不甜的时候,伊娜已经攀上去喊着:“埃顿哥哥!接住我和苹果!”

 

       来吧,无论你下落的曲线是如何偏仄,我也一定能稳稳地接住你。

       我的妹妹啊。

 

 

    “埃顿哥哥,为了下次混过组里的那群固执狂,还请你多多帮助啦!我会给你带最好吃的甜品的!”

    “还想有‘下次’啊你……真是,赶紧回去吧。”

      埃顿目送伊娜挂着自己刚刚亲手给她围上的围巾挥挥手向路的那头而去。

 

      我亲爱的妹妹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