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四大欠王】凋

★四欠单人,cp狮鼠局路。文内人设均为二次元人设,与真人无关。
★花吐症paro
★私设有,ooc有
★高虐预警,全BE。这是一口纯玻璃渣,没有糖,没有糖,没有糖!



PART1
          【红花——差别】

白炽灯打出均匀的室内光线,让恍若虚缈的晨时微光只能在厚重的绀色窗帘布后徘徊。吃素的狮子大口喘息着仰倒在电脑椅上。他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暂时缓解因剧烈咳嗽而抽痛的呼吸道。

他几乎要忘记的自己究竟是破天荒地起了早还是彻夜未眠,胃里空空荡荡,每一寸肌肉都在叫嚣着,大脑却混沌迟缓、几欲炸裂。吃素的狮子试着动了动身体,很快,咽部的不适就又占据了他的全部感官。他双唇紧闭,肩膀耸动着,带动胸前的铃铛发出压抑的铃响。细条状的花瓣抵住上颚,花蕊压迫舌尖,可他仍不想张嘴吐出来,甚至还用牙嚼了嚼。即使是习惯素食的味蕾也只感觉酸腻苦涩。

地上已经散落了不少殷红的花瓣,连同嘴里的,一起充斥了狮子的世界。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抗拒甚至让他有了生吞一块肉的想法——总觉得那样就能畅快地把身体里厌人的花朵和思绪全吐干净。

现在还很早,他在心里说,还不到要发早安的点,知晓或是不知晓我的病症的人都在沉睡。于是吃素的狮子晃了晃站起来,做了一个作死无比的决定。
“白鼠。”
他低声地嗫嚅。

“白鼠……伊丽莎白鼠!”

“伊丽莎白鼠!”

从蠕动嘴唇挤出沙哑破碎的单音,到最后弯腰曲背嘶声力竭。不断的,随着他情绪失控愈来愈多的红花从嘴里涌出,割裂他的呼喊,落在地上。

狮子放弃了站立,跪倒进一片鲜艳的火红里,视线中自己金色的头发显眼又出格。他终于没有力气再动弹一下,唇边接触到的红花,也终分不清是新吐的还是旧落的,只好似越堆越高。


那是我生命的花树啊,花都落下来,思念和爱恋的痛苦也能褪尽了吧。


看啊,我又把一切弄得如此糟糕。可是,可是他们都知道的——
“哪怕我喜欢你。”
“白鼠你也从来都不怪我。”


这便是了吃素的狮子最初和最终的念想。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