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四欠x你】四季予你~小暑~

@莺时霜序 和霜序的二十四节气系列。

「小暑」{吃素的狮子x你}

文/黛

小暑,六月节。《说文》曰: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小也。

温风至。至,极也,温热之风至此而极矣。



终于天晴了。

对于南方人,梅雨季节可不单单是课本里生涩僵硬的江淮准静止锋,更代表了逾月的潮湿闷热。不春不夏,尴尬又绝望。

而现在终于结束了。

你从阳台上偷偷往下望,那么容易地就看见了他——那你心心念念的男生,穿着T恤短裤,努力地在把身体藏入不算宽阔浓密的树荫。

结果就像是控制不住面部表情一样,你咧着嘴从成堆的衣服里挑出来一件,使劲抹了把脸才敢下楼出现在狮子面前。


垂乱的头发像细软金线。

真的好看。

太久没有这么好的太阳了。自然光下男人纵使衣着随意,也掩盖不住他形容英朗的事实。从纤碎的斑驳树影下一步跨进灿烂夺目的阳光里,简直整个人都在熠熠闪光。


“看傻啦?”

才从感叹里钻出来,狮子已经在你手中抢过遮阳伞举到你头顶,眯着眼睛,笑容意味不明。

你撇撇嘴作势要嫌弃,手落到身上却变成了亲密的小打小闹,狮子反而轻笑,任你锤了两下就势抓住你的手,包在掌心里捏了几下。

啊,气温突然升高。


其实你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初夏始暑的日子里跑出来,身边的蠢货竟然还愿意陪你一起,连游戏也不玩了,鬼畜都搁置下来。

“还是你重要,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差不多是条脱了团的咸鱼了。”

原话是这样,听不出什么苏气,倒是有点莫名的沾沾自喜。槽点太多,你放弃了再对着他那张笑嘻嘻的脸吐槽,擦了擦头上的汗。

“老婆你热吗?”

狮子这个人哦,说话自带软萌鼻音的,也许是吴语的音腔,少年语调慵懒干净。你歪过头看着他,他便朝你眨眨翡翠颜色的眼,

“我可是热死了。”

“夏天了嘛……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他如同得了令一般,飞快把你拉进街心公园,毫无形象地瘫倒进树林荫蔽下的座椅。

你往他旁边坐下,耳畔尽是蝉声聒噪不息。

狮子歪过头,没头没尾地突然表示很想去海边。夏日,白沙,大海。一切源自情景,好像没什么不符合逻辑的地方。

“哦。夏天了,可以看死库水妹子了。”你冷漠地回答。

“嘿嘿嘿嘿嘿……”

狮子就这么好像智商下线一样傻笑起来,嘴里还滴哩咕噜着什么不知名的鬼畜调子。热气犹微,公园里绿化完善,躲在这儿不仅避得了炎炎日晒,甚至隐约还有细细和风,倒也惬意。你微倦闭目,恍惚缥缈几乎神游太虚之际,愕然好端端一场约会究竟怎样才变得如此——


“老婆老婆~”

“醒醒呀,老婆~”

“有小虫子爬你脸上咯。”

“!”

就在你睁开眼睛的一瞬间,鼻尖感受到一触而过的清凉。等待蒙逼状态过去,面前徒有狮子放大的脸。

“在约会的时候睡着会变吴克的!”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他把你拉起来,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你发际的汗珠,顺便把另一只手里的东西塞给你。

冰淇淋甜筒,香草味的。


果然他是把冰淇淋抹在我脸上了吧!你抬头想瞪他,却发现肇事者低头咬了一口甜筒然后拔腿就跑。

狮子跑了十来步又回过头笑着对你说:“就一个赶快吃,给你这次机会,不准贪凉哦~”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