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四欠x你】四欠予你~大雪~

来吃一口傻白甜的鼠你糖吧。【坐下】





「大雪」{伊丽莎白鼠x你}

      文/黛

伊丽莎白鼠准备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下了很大的雪。

他从暖气充足的医院大厅出来,夹杂着雪花的北风吹来,吹起他银白的发梢。白鼠安静地立着,注视纷纷扬扬的雪积落在染为素白的树顶、车棚、屋檐,还有匆匆而过的人们衣肩。

难得一场大雪。白鼠想,难得南方有这么大的雪。

自己好像可以融进这片天地里。

白鼠坐上公共汽车,等一瞬间镜片上的雾气慢慢消散,摸出因为忙而许久未动过的手机想告诉你今天他回家吃饭。打开锁屏时却看到了你一小时前发给他的短信还停留在主页上:

「白鼠先森,下雪了ヾ(*´∀`*)ノ」

「我想搞个大新闻。╮( ̄U ̄)╭ 」

“噗……”正如你所料的那样,白鼠捧着手机轻笑出声。他偏头看着被气流带起粘到玻璃窗上又很快化掉的雪花想了一会儿,搓搓冻得有些僵的双手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出回复。右手一碰,自己未编辑完的短信却不小心发了出去。

                             「真是太放肆了,等本总裁回家 」

「展示绝技 倒悬打飞机?」

                             「一阅究竟[doge]」

                             「……」

你用神一般的秒回成功收获了来自鬼畜区辣头的蒙逼x1

白鼠撑着伞回到家时雪又下得大了起来。轻盈中有一种安宁的厚重感。不由自主地想微笑,白鼠想,你现在脸上一定也是一副傻兮兮的表情。


然后他转过弯,走过三棵树,路过小店,看见你。

看见落了一身雪,不亦乐乎地堆着一团白花花的雪球的,如同孩子一般的你。


你见他回来,开心地叫他,白鼠却皱了皱眉头抓着你的手臂把你拖回了屋里,不论你怎么在后头折腾叫唤。

“出去怎么都不拿把伞?头发上身上都是雪,感冒了怎么办?”

“堆雪人怎么拿伞啦……”你低着头乖乖让白鼠拿着干燥柔软的毛巾擦干头发,感受到身后的低气压,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天底下的医生都是一个样的。连教训人的语气都是一样的。


白鼠见你不再说话,便轻叹了一口气,放柔声音问起你堆雪人的事。


还是不回答。


你赌气一样的表情让白鼠十分想笑,但他仍一本正经的走到窗边张望了一会儿,才指着屋外那四团大小相叠的雪球问你说:“你是想要堆一只伊丽莎白鼠吗?我看到它的圆耳朵了。”

“哦,我其实是想堆猪八戒来着的。”

“卧槽!?”

于是你和他都笑了。

你自知有错,挪到白鼠身旁扒住他的肩膀。白鼠转过身再次把手中的毛巾覆上你的头顶:“下次记住啦,不许再在雪天直接就跑出去。”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嗯?你说什么?”

“这样的话就可以和你一起‘白头’了呀。”

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男神音无奈温柔。

“傻瓜。”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