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一八ABO】姗姗来迟(中)

ABO/私设满天飞/您的正室张启山上线/我真的没有故意卡肉/

吴老狗、解九爷:“拌哒麻蔽,赫死个人咯!助个攻我容易不噻???”

我对不起组织,我食言了。
这章车又没开起来,好难过qnq




“小九九,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吴老狗薅着袖管里的三寸丁,看解九爷淡定非常地擦着金丝眼镜。

“当然,有alpha还要什么抑制剂,顺从天性不是很好吗?”

一炷香的时间之前,吴老狗和解九爷把软成一滩烂泥还哼哼唧唧的齐铁嘴搬到床上。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是omega发情期到临的表现,只不过是在座的两位都是beta才能无动于衷到现在。

“这下好了,弄了个大麻烦出来。九爷,你这儿有omega的抑制剂吗?咱俩都是beta,万一等会儿冲进来一个alpha——”

吴老狗用手在脖子上划拉了两下。

解九爷觉得脑仁隐隐作痛,刚想开口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微笑着拍了拍狗五的肩膀,转身就往楼外走。

“麻烦五爷先看着八爷一下,我去去就回。”

在吴老狗摁着不安分的齐铁嘴,还沉浸在“这九爷莫不是为了保命先行跑路了吧”的蒙逼状态,一个身影就卷着风破门而入。

真好,佛爷你来了。

吴老狗一个闪身离开了那位“烫手山芋”,拿胳膊肘捅了捅在后边跟来的解九爷:“欸,你从哪儿找的佛爷,速度这么快?”

“我早上看见张副官了。”九爷向着怀里抱了八爷就往外跑的张启山点了点头,“所以我知道他今天肯定在这附近。放心吧,反正八爷迟早都是佛爷的人。”

这话说的有理。张启山抱着怀里迷迷糊糊的齐铁嘴,上了车就直往张府奔去。


齐铁嘴有点懵。

他知道自己是个omega,会有发情期。但是迟迟未到点的成熟却让他放松了警惕和心理准备,以至于如今真正的发情期汹涌而来打了他一个大大的措手不及。

空气里弥漫着糕点的甜香,齐铁嘴感觉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块蒸笼里的糕饼,要被炽热的温度灼烤至熟。

“佛爷……”

他下意识的想起这个人,在他恐慌或者陷入危险境地的时候。他打心眼儿里觉得,这个人值得依靠。

冰雪的气味冲破甜腻钻进齐铁嘴的注意力中,他本能地凑过去,想靠这股能解脱他于水火之中的味道更近一点。

张启山看着怀里的人面颊绯红、双目紧闭,嘴里嘟囔着朝他脖颈里钻。他有点激动又有些紧张,毕竟这个人是他的齐铁嘴。

是他的omega。

曾经前来看八爷的医生告诉过他,齐八爷的身体并没有大碍,但是迟来的分化和晚熟的身体会导致他作为omega的第一次发情期异常难过。

医生的眼神意味深长:“佛爷您做为alpha,可得好好帮助齐八爷才是。”

愣神的功夫,齐铁嘴香甜的信息素味道已经充斥在整个车厢里。司机是个训练有素的beta倒不必顾虑,张启山担心的是怀里那滚烫惊人的温度。

齐铁嘴没想到发情期会这么难受。情潮一波波向他涌来,似是在滚水中沉沉浮浮,冲得他头昏脑涨,呼吸困难。

都知道他齐八爷最怕疼,但是此时此刻,齐铁嘴恨不得拿脑袋去撞车柱子,用最锋利冰冷的军刀剜去腹中翻腾燃烧的欲望。

好难受,生不如死的难受。

“八爷……老八,老八?你醒醒老八……”

张启山凝视着齐八爷因为难受而几乎拧巴到一起的眉头心疼得要死。他试图通过临时标记的方法缓解齐铁嘴的症状,但是效果甚微,反倒是换回了对方一声叠一声的求救。

“呜……佛爷……佛,佛爷。好难受……我好难受啊……”

“撑着点老八,马上就到家了。”

“哈……哈啊佛爷……救命啊……我好热啊佛爷……呜嗯……”

齐铁嘴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肢体和理智的控制,他盲目而又虔诚地蹭着身边的人,炽热渴求甘霖一般贪婪地呼吸着冰雪的味道。双手胡乱在张启山身上摩擦,对方原本总是高于自己的体温现在抚摸起来都是可以用以降温的良药。

一个他总是想方设法回避却再也无法忽略的念头终于跳了出来,在他混沌的脑海里疯狂叫嚣——

他渴望。他想要。




————
朋友们,下章,下章一定开车Orz我保证没有(中下)这种东西出现!

毕竟今天扒衣见君节是不咯(*/ω\*)

评论(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