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文评】《向死而生》

很久没写文评了一动笔结果收不住,没有逻辑胡言乱语还请不要嫌弃呀/w\

最重要的是,太太给勾搭嘛?! @半堆糖



向死而生

文/黛蓝


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从生命存在的最初开始,一直爱到灵魂尽头。
                             ——评半堆糖《岁月神偷》



如果时间是小偷的话——这真是个有趣的比喻。虽然我们总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心里面倒是自以为一切还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从来不懂得珍惜当下,只顾埋头飞奔过青涩岁月能耐的不行,非要等到吃了堑、碰了肉才堪堪回首。

彼时黑羽站在医院洁白的走廊上,快把自己的脖子扭断了。


二十年能让一株幼苗长成新木,却不够塔克拉玛干的风再将风蚀蘑菇削掉一层皮。除去少不更事那几年,命运的卡扣在父母离婚的那天将两人的坎坷羁绊紧紧缠在一起。谁都没有意识到,在黑羽cosplay动作大片男主角一样地擦过飞驰而来的火车之时,他就已经把自己的一生都扑进了怀里那个奶声奶气的白团子里。有点痛,但所幸有惊无险,他也甘之如饴。

月白窝在哥哥胸口把幼小萌芽的依恋发酵成的辛辣上头的烈酒,一个人皱着眉吞得涕泗横流。借着青春期波动泛滥的荷尔蒙,月白明白暗里示意了这么多年,醋都喝完了一缸,他中二病晚期并发杀马特氏综合症的,哥哥却还好像假装没看见地把他往外推。少年揣着一份自己的小心思,徘徘徊徊走到哥哥面前的时候已经轮到了“男朋友20”。

据说言语是一种拥有强大的力量的咒,那么在灵魂深处扎根的爱,换算起来当能震撼洪荒。

黑羽对月白的爱源于一份做哥哥的责任感,又在幼时相依为命的艰苦历练里发展成占有和欲望。由此黑羽至于他弟弟月白满足了爱情的三要素,却又碍于身份的多重顾虑,甚至于脑袋里的肿瘤而堪堪止步。他从出于对尚不谙情事的月白的保护到不愿与他一同承担生活压力,对这份情感抑而不宣。青春期的时候尚可用中二和疯狂对月白选择性无视,等到了大学,两人过度积压的情感终于屡屡爆发。

相比之下,月白对哥哥的爱要更单纯坦荡些,从“我要和哥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到“让我追你好不好”,月白的情感更明显更可爱,更直观。他出类拔萃得像只美丽的小白天鹅,却心甘情愿做黑羽的跟屁虫,帮他抄作业,为他开心、难过、担忧,拼篮球,交十多个男朋友。年少的黑羽像只刺毛,用毫不温柔的方式扎了他一回又一回,月白却从不躲,扎得浑身是伤、追得流离失所也执拗着不肯回头。

他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楚:哥哥也是爱我的。


最开始看前几章的时候我总在想,究竟是什么使文章拥有一种隐秘的压抑感,后来才知道青春期荷尔蒙暗流涌一直都不只有情感线表面的月白或暗处的黑羽,而是一个巨大的双箭头带来的感情碰撞才引爆了最剧烈的人物冲突。


月白不是傲娇,他从来担心的只有哥哥会不会不愿意接受他。因此他小心翼翼的走进试探,甚至不惜以激怒对方的方式来获得其注意。黑羽顾虑重重,担心手术风险和生活压力不愿月白同他一起“行走于薄冰之上”。纵使他从当年的惊慌失措到后来的刻意回避直至压力爆发的暴力相向,黑羽依旧幻想有朝一日他可以从心而爱。

可惜事发突然,兄弟俩好不容易捅破窗户纸,似乎要有美满结局的兆头,月白眼睛一闭一睁,攻略数据就被清档了。

黑羽想过很多种情况,大抵最坏不过一拍两散、各奔东西,独独没有料到月白脑子里有个和他一样的瘤,而且比他的更凶,直接就把他软萌可爱的弟弟“夺”走了。现在的黑羽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关心和照顾月白,把他逼了许多年都快憋坏了的爱意,不加保留地都献给亲爱的弟弟。

但是月白不要了,月白不敢要。

无事发生时大家各自相安,记忆从来都只是怀念旧时的一道增味小菜。但这一刻,黑羽突然意识到这一块小小的海马体里的记忆,承载了四维时间的巨大重量,它赋予的不是能如枝叶般靠后天修饰培养得到的外在习惯,而是源于幼时经历和特有环境才能造就的灵魂人格。两个人的过往被强行负荷在一个人身上,如同一副失调偏仄的天平,把他压的难以喘息。


故事到这里开始转折,人物就全新的背景和形象更为完善地竖立起来:黑羽经历失去幡然悔悟,放开感情准备追回弟弟;月白失去记忆惊疑不定,在对他而言全新的生活轨道上磕磕碰碰。同时两人对“月白”和月白的心理矛盾与新感情建立再次展开冲突。

因为爱,所以才有患得患失,才有纠结冲突,这使情节起伏性更强,人物关系更真实。不看别的因素,首先黑白是一对兄弟,朝夕相处、知根知底,所以才显得亲密无间。日常的生活中,今天吵架明天和好才是正常状态。小黑小白有血有肉,病痛的转折让双方都体验了一回“单方面付出”,谁也不亏。从隐忍到坦率,从压抑真心到大方释怀,都是我们看见的这对儿一路走过来的风雨成长。


故事里除主角之外,可爱而令人难忘的还有诸多性格鲜明的配角:看上去(?)十分可靠的大天狗和真·好姑娘樱花妖,神助攻队友崽崽和地府组高管cp,暗中观(xie)察(zhu)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山兔孟婆,还有大姐三尾。他们走在自己的时间线里,在相逢的奇妙交叉时刻以不同的方式帮助了黑白,然后功成身退。妖狐那句“狗子……狗子他爱我了”,三尾的“打破了头,回来姐姐给你们缝针”……收尾之后仍旧历历在目。



他们是基因型都相同的同卵双胞胎,在一个子宫里紧紧贴着走向人生开端;他们是世界上最亲近最相似的二者,同时又是全宇宙彼此的独一无二。他们跑过梨花开遍的铁轨,踏过老旧拥挤的小巷,天台上我拥抱了你,你在宿舍的床上亲吻我脸颊。他们笑过哭过吵过试探过,还遇到了生死离散、天灾人祸,短短二十年快尝尽了人间疾苦,相互扶持着才守到苦尽甘来。

每个人都有过年少,所以轻狂桀骜;也曾犯过错误留过遗憾,长叹时光蹉跎、今不比昔。有人把时间当良药,靠他抹淡累累伤痕,倒不如说它是令人无可奈何的大盗,变着法儿地偷走你一切无论珍贵还是普通,亦或耿怀的过去。


月白的岁月读条开了个大,一波带走了往昔连带回忆。但留下的,是它带不走的一个大白活人和一颗跳动的心脏。黑羽当年太狂,所以命运惩罚他也去体验一回苦恋的不易 。幸好他看得开,不就是追个弟弟嘛,那还不简单,曾经我年少不懂事,弄丢了心爱的宝物,大不了找回来就是了。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所以黑羽连7.8%的风险都冒不起。他再社会、再路子野、再人狠话还多也没胆子再赌一回他的月白。生离死别一瞬之间,三尾、父母,黑羽不允许也不能再失去月白。


地狱的苦毒在身体里酝酿,死神的镰刀日日高悬脖颈之上,在人世间夹缝里挣扎生存的兄弟,以明日为期,尽全力爱着对方。

知道了死亡的意义,所以鼓起勇气努力活下去。

感谢半堆糖太太带来的两个月泪水和感动。


故事的最后,黑羽向月白告白说他才想明白,他所珍爱的就是月白本人。无论是否拥有记忆亦或经年岁月老去,我都不在乎,只希望抱住你看日升日落、春去秋来,想你的时候你在我身边。

只要你、只愿你能和我一起,看云淡风轻。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