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致寒假先生。

【寒假x你】


你又要走了。

我还清楚记得你拥抱我时候的温度。怀抱总那么冷,带着西伯利亚吹来的干燥寒风和趋于冰点的体温。唯一可以算得上温暖的,大概也只有在悄悄咪咪关紧好像总会漏风的玻璃窗时,攥着你的手在阳光温吞的阳台上坐一下午。嘴边的热茶沉沉浮浮,而你要听我胡言乱语,不许反驳。

我知道所有人都喜欢你。你会挤眉弄眼偏要说自己是「大众情人」——男女通吃的那种。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里有热热闹闹的年,你说你喜欢满目大块的红色,喜庆。可以肆无忌惮吃盘子里仿佛摸不完的瓜果蜜饯,酒心糖块,收红包和压岁钱。所有人聚在一起,举杯欢饮。


可是你的步子真的跨得太大了,寒假先生,快到我几乎要抓不住你的衣角。寒冬腊月里搓着冻僵的手指在空白考卷上拼命涂写,脚冻麻了啊,嘴里呼出的白气可以氤氲视线。但是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剩下来的就只有满心欢喜。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就满心欢喜。

在日历上圈圈点点,数着日子盼你来,又数着能和你共度的时间。我像一个孤守站台的守望员,苦等你这位漂泊的旅人一次又一次经过我的窗前。

一年又一年。

难过的是周而复始的言别。即使重复了许多次还是不情愿你离我而去,应该说是如果有可能,一辈子我都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岁月。然而终有一天连我这个守候的痴客也将远行,走到一条自己的轨道上,永不再和你相遇。




于是你又要走啦。

像曾经每一次的分别一样,你在最后彻夜通明的灯盏前笑着亲吻我的额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融进新生的阳光里。

“该结束啦,孩子。”
你这样对我说。

没有难舍难分的戏码,没有哭天抢地,没有你泪眼朦胧地说:“会有暑假替我爱你”。有的只是心知肚明纵使再难过,也无法改变你终将离去的事实。

不是吗?我的寒假先生。

我相识已久的寒假先生,我心心念念的寒假
先生,我怀抱冰冷却笑容温暖的寒假先生,又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好吧,其实也不算很久的呀。

不过是三百六十五个日夜的思念和期待,期待在下一个新年,重逢好久不见的你。




我这样安慰自己。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