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山蓝浅

愿我如烟 也愿我曼丽又懒倦



|科拟|四欠|全职|
没有洁癖,是个杂食

© 黛山蓝浅
Powered by LOFTER

开学摸段子。我去了,记得给我烧西装八的皂片。

我冗长晦暗的梦境里总是充满了血腥恐怖的杀戮。那年的东北,林子里的每片叶子上都沾满了张家人的血。我惶恐惊慌,怯懦无助。

我恍惚间想起了伴随我童年的是无以计数的死亡。张家古楼,主旁之争,内斗无数。每一个能活着长大的张家人都沾满一手一脸一灵魂的鲜血。敌人的,族人的,自己的。他们拿着冰冷的刀,火热的枪,剥夺生命如同碾碎蝼蚁般简单。那之后我的坚强冷漠百无禁忌,皆为掩盖心中此间楼宇。

明镜恍惚刺眼,心底深处的恐惧与回忆翻滚汹涌而来。
我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我发现自己陷入困境仍如当年。

于是他出现了。

他目光温和声音柔润,身形体态皆不同于我所记忆。我想不起来,但隐约觉得此人安全可靠彻不似其余穷凶极恶索命之人。他出现在我混沌的时岁记忆里,轻声细哄如待惊童,却目光如炬,似临我为何可亲可敬拥护又倚赖之人。

他滔滔不绝,护我如己;

他神机妙算,继往开来;

他伴我肩侧,带我回家。

他牵着我的手带领我走出困缚将古老荒芜的院子冲破可怖迷茫的记忆带到我面前。
他——

我便对他笑了。













——————————
😭😭😭我开学了。
看不到今天的西装八了。我好难过。
难过到变形.jpg

评论
热度(11)